福音短视频app新版下载

谁都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,当朱光护急匆匆来到商议房间时。商议正紧闭着双眼躺在被窝里,额头上还放着一条湿哒哒的毛巾。

“教练。”

“教练。”

堵在门口的众人一见朱光护余气未消、又增新忧的脸,立刻躲到一旁。

李金禹背着身子坐在床边,一边给商议投着毛巾一边絮叨着:“你说教练也真是的,这么狠心。”

“赢了球还写检讨,简直就是周扒皮!”

“那可是一万字啊!就算是作家也得写个四五个小时吧?”

“你可好,两眼一闭往床上一趟就完事了。”

“我呢?我可是一笔一划把字数凑满的啊!尤其是中间那段,我反复抄了二十遍,最后才把字数凑满。”

“现在还得起大早照顾你这个病号,你说我这命咋这么苦诶!”

“你命这么苦,那就不用你照顾了。”话音刚落,一只手从李金禹身后接过他手中的毛巾。

李金禹回头一看,吓得西瓜差点开了瓢。

两个丸子头少女吃早餐图片

“教教教教教教…教练,您,您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在你说我是周扒皮的时候来的。”朱光护面无表情,一把把李金禹推到一边。将毛巾拧干,又把商议头上温热的毛巾拿下来,换了新的叠好搭了上去。

“教练,我,我,我…我瞎说呢,我,我说着玩,您,您别往心里去啊!”李金禹此刻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。不住地给一旁李鉄使眼色,埋怨对方为什么没有提醒自己。

“行了,我是不是周扒皮我自己清楚。商议不用你照顾了,你再把你检讨书中最中间那段抄个一百遍吧,抄好了给我。少一遍、错一个字都要重写,听见了吗?”

“听见了。”

李金禹底下蔫吧的西瓜头,哭唧唧地拿着纸和笔,跑到旁边的房间里“奋斗”去了。

杀了鸡儆了猴,众人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。尤其是张晓瑞,在胸口一边画十字一边感叹道:“感谢大禹的舍身取义。”

处理了李金禹,朱光护的怒气这才消了一些。

这会儿看着一脸痛苦的商议,朱光护也不禁心疼起来。

这可是全队最小的球员啊,朱光护还记得他刚入队时身子骨多么弱。

现如今在世青赛的半决赛中大放异彩,可以说如果没有商议的门前救险,健力宝也不会杀入决赛。

往事一幕幕从眼前划走,朱光护关心道:“楚良,给商议测过体温没有?”

“测了。”欧楚良应声道,“刚刚我去交检讨,出门前管一楼吧台要了个体温计给小议夹上了,这会儿差不多出结果了吧。”

“那还不快看看?”朱光护焦急地站起身,先看商议身上的被,“哪条胳膊?”

欧楚良急忙上前抬起商议的右胳膊,从里面掏出来一个水银体温计。

“这玩意不是都插屁股里么?”一旁的隋冬亮小声嘀咕道,“我小时候发烧,我妈就把这玩意插我屁股里…”

李伟峰耳朵一跳,满脸惊恐:“不对啊,我小时候发烧时,我妈都把它塞我嘴里啊!”

话音一落,所有人都下意识挪开一步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伟峰。

朱光护可没心情管这玩意是插嘴还是插屁股,拿起来后对着光眯了眯眼,然后把它交给欧楚良:“楚良你快看看,到底多少度。”

欧楚良接过来放在阳光下,摆好角度一看,读出了上面的数字:“38度…1,教练,是38度1。”

“过了38度了?这可不行!”朱光护站起身背着手转了两圈,“这样下去可不行,得赶紧给他吃点退烧药。”

“郝委他们已经去买了。”欧楚良安慰道。

“嗯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对欧楚良什么事都能想在前面,朱光护勉强感到一丝安心。

不一会儿,郝委和郑义两个人的脚步声从门口响起。

“欧哥,药买回来了。”

“额…教练好。”

“行了,别整那虚的了,药呢?赶紧拿来。”朱光护说着,一把抢过郝委手中的药,拆开外包装把说明书抽了出来。

“念!”

李鉄顺手接过说明书,一字一顿翻译着。

“一次一片,每4小时一次,或者一日三次…”

“忌口的呢?”

李鉄往下看了看,继续读道:“孕妇慎用…”

众人看了看商议的肚子,摇了摇头。

“切记大量、长时间服用。肝病患者禁用,饮酒或者含有酒精饮料者慎服…”

“酒?”

一听到这个字,朱光护火气又冒了上来。

“李鉄,你是副队长。你说说,你昨个喝了多少?”

“教练,我…”李鉄眼巴巴地看向欧楚良,双眼中散射出求救地目光。

“教练,铁子他喝多少不碍事,关键是商议喝了多少。”欧楚良连忙开口把朱光护的注意力拉回到商议身上,“小议他和我说,昨个基本没喝,酒都扬他身上了。要不然也不会被淋成个落汤鸡,也不会感冒发烧。”

“也就是说,他吃这药没事?”朱光护将信将疑道。

就在这时,床上的商议突然眉头紧皱,额头上的毛巾滑落到一旁。一边摇着头,一边大声说着梦话。

“呜呜呜…欧哥,我真没喝酒,就喝了一小口…”

“呜呜呜…欧哥,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…“

“呜呜呜…欧哥,你就饶了我这回吧,我下次肯定不和他们同流合污了…”

“呜呜呜…欧哥,我肯定用心踢球,下场比赛肯定拼命进球,夺得胜利…”

商议越说越激动,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像是被蒸熟的螃蟹似的。

朱光护见商议这副模样,又想起他在上场比赛对阵英格兰时的英勇。叹了口气,把手中的扑热息痛从药扳里剜出来一片,对着李鉄命令道:“水。”

李鉄连忙拧开一瓶矿泉水,欧楚良也趁机把商议的头扶起来。两人配合下撬开了商议的嘴,把退烧药给他喂了下去。

看着重新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商议,朱光护摆摆手,示意其他人都出去。

除了李鉄留下陪护以外,其他人都回到各自的房间,生怕被朱光护点名。

欧楚良跟着朱光护回房后,朱光护拍着脑门,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,“这回咱得做两手准备了。”

“唉!也怪我,要不是我临时去上了个厕所,队员们也不会偷偷做出这种事!”

“怪我怪我,那大巴司机也真特么操蛋。听到咱们晋级决赛了竟然坐地起价,我已经找他们老板谈这事了,今儿个估计就把他辞退了吧!”

李辉和刘志才两人也都一脸自责,一路走来,球队踢了6场比赛都没有发生战斗减员。现在可好,赢是赢了,但却因为小小的疏忽发生了非战斗减员,而且损失的还是商议这样的主力前锋。这事要是捅了出去,他们三人回去肯定挨处分。

但挨处分事小,世青赛夺冠事大。

这次世青赛,每支球队只能派18人应战。除了商议以外,队上就只剩郑彬和孙志两个前锋了。

虽然李金禹和张晓瑞都可以踢前锋,但是两人踢前腰和9号半更为合适。也就是说,如果商议不能在决赛前退烧的话,中青队在决赛中锋线人选可就没有替补了。

“行吧,不管怎样咱们先把下场比赛首发名单确定下来。”

……

商议感冒发烧的消息不胫而走,不过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发烧的。

一些人想当然地认为这是随队教练组管理不当的原因造成的,而朱光护等人也没有站出来为此发声做出任何辩解,就像是默认了一般。

不同于往日,商议在国内现在也有了自己的粉丝团。尤其是半决赛之后,加入粉丝团的球迷更是增多,并且大部分都是女性。

“看,商议的速度多块啊!有好几次是依靠他的速度冲开对手防线!”

“没错,商议长得好可爱啊!”

“看,又是商议的反越位助攻,帮助健力宝1比0获得领先。”

“是啊,商议长得好可爱啊!”

“我的天啊!正是商议从前场的积极会追,才在门线前救回了皮球。他的速度是多么快,战斗精神是多么强烈啊!”

“你说的真对,他被球网缠住时,简直可爱极了!”

这些女球迷的加入让商议粉丝团壮大,但风向却不可避免产生了偏差。

年轻的女性喜欢秀气的脸这无可厚非,可是那些跟着老爷们看比赛的大妈们,也都自觉地成为了商议的球迷。

“那个帅小伙又突破了吗?”

“那个帅小伙又助攻了吗?”

“那个帅小伙又进球了吗?”

在伺候家里爷们看比赛之际,这些大妈在闲暇之余都会坐在老公身边。每一次商议的特写镜头在屏幕中出现,都会露出一脸姨母般的微笑。

所以当得知商议感冒发烧的消息,第一时间震怒的不是足协,而是这群大妈。

“该死的主教练,怎么能让这么好的孩子发烧呢?”

“这昨个还好好的,今儿个就发烧了,肯定是晚上睡觉时没盖被子!”

“都是主教练的错!”

……

健力宝晋级之后,其它球队都离开了马来西亚,只剩下四支队伍。

再加上商议的意外发烧,让健力宝中青队许多媒体记者的关注焦点。

队员们也自知犯错,所以即使没有朱光护规定,他们也都窝在各自的房间里,除了吃饭以外基本不在公共场合露面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欧楚良除了每天去健身房轻轻撸一遍铁,也没有其它的“娱乐”项目。

就连游泳池他也不敢去了,每次去那里他总会游着游着便被莫名其妙的豪乳记者围住,那感觉,简直太令人窒息了。

中青队没有专门的体能教练,所以欧楚良就得自己把握这份运动量。

不能太少,得让肌肉一直保持活力;也不能太多,否则肌肉会过于劳累。

这个年代中国队就是这样,缺少专业的团队,缺少专业的后勤。哪怕队员们乘坐了一架专机,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。

不过欧楚良毕竟是从更穷更苦的年代过来的,深知条件来之不易。

所以他没有任何怨言,却也更加坚定了尽早提升中国足球软实力的决心。

吃过饭,撸过铁,欧楚良又回忆了几个这届世青赛丢球的片段。在得出哪怕再来一次也“无能为力”的结论时,欧楚良的心情总算得到了些许放松。

守门员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,每一个好的守门员都是一个较真负责的人。他们会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失误而懊恼,也会因为“无可奈何”而感到略带畸形的心安。

这是欧楚良自创的一种“自我调节”的方法,用麻痹神经的方式“自我欺骗”。无论这个方式说出来是否令人发笑,但只要有助于缓解内心的焦躁和不安,欧楚良都会积极使用。

这会儿,欧楚良和李鉄等人来到朱光护的房间,聆听教练组的战前会议。

事实上,除了前几天的“香槟事件”后,朱光护等人还是很照顾球员心理的。他也知道大战在即,球员们需要个发泄口,所以他们尽可能地给球员营造出轻松地备战环境。

这几天队员们除了在房间里看书看录像带,甚至捎带一点儿赌博性质的打牌朱光护都没有去制止。

“我想大家都知道了,咱们最后一战的对手时阿根廷,这是一支非常出色的南美球队。”

朱光护坐在中间,房间里挤满了或站或坐的球员。

房间里即使在开着窗户的前提下两台电风扇大吹,也无法阻止四处可见的闷热。或者说当大家知道结果的那一刻,这种燥热的感觉就从未离开过。

“大家在巴西踢了那么长时间的球,想必对阿根廷的足球也有所了解,这一点我不再赘述。”

“事实上,咱们两支球队的球风都差不多。只不过阿根廷球员脚下的技术很娴熟,更细腻,他们的战术体系也更完善。不是咱们这些半桶水可以比拟的。”

“不过大家也不要因此苦恼或者担心,我们要踢出自己的风格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所以我要求在最后一场决赛中,我们要踢出自己的东西,要踢出新的东西。”

说到这,朱光护顿了一下。其它队员也都咽了口吐沫,他们也希望得到新的指令。

“经过教练组的认真研究,我希望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加快一下我们的进攻节奏。”

“我们可以和阿根廷踢对攻,打阵地战。”

“但我希望我们处理球的方式不要拖沓,尤其是你,张晓瑞。”

听到点名,张晓瑞立刻站了起来。

“尤其是你,你要尽可能地担任起组织进攻的重任。而其他球员,也要尽可能地配合他。”

“还有隋冬亮,你的任务也非常重要。”

“你不单要帮助李鉄防守,还要帮助张晓瑞组织进攻。”

“我希望你在保证防守力度的前提下,多送出关键助攻球。”

“虽然在进攻组织上依旧是张晓瑞为主、你为辅的关系,但我鼓励你多传球,多由你这个点发动进攻。”

“前锋们也注意了。”

李金禹,孙志和郑彬三个人立刻竖起了耳朵。

“只要是张晓瑞或者隋冬亮送出的助攻球,你们必须在三脚内完成射门!无论是控球还是倒脚,都不许超过这个数量,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了!”

不止李金禹三人,像李伟峰、孙技海这些会插上助攻的队员也都大声应道。

“商议发生这种事谁都不愿意看到,我希望你们能为自己的过错负责,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站出来,承担起如今的后果。”

“或许商议明天不会首发,甚至连替补我都不会派他出场。”

“所以你们要团结起来,把商议的那一份努力也踢出来,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了!”所有人一声大吼。

尤其是张晓瑞和李金禹几个平日里喜欢欺负商议的队员,此刻一个个义愤填膺,战意高涨。

通红地眼眶令他们无所畏惧,无论明天的对手是谁,大家都的目标都只有一个,那就是冠军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