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深夜释放自己草莓

☆、o899_真、隐瞒

邹寰:“故事是真的, 我和关蛟曾经是朋友是真的,梁丘为了救关蛟而死是真的,我和关蛟因为此事反目成仇也是真的。我的确隐瞒了一些事情,但是说出来的都是真的。”

我:“所以说你到底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

邹寰:“烈厄现在的异象,是我和关蛟造成的。我之前所说的, 我跟他传送到的危险地方,就是烈厄的控制中心。不是现在散香味的那个粉色封闭空间,那个封闭空间仅仅是异象的结果, 我和关蛟所到的地方是控制烈厄的枢纽。烈厄不是自然形成的森林, 是人造产物。”

我:“你刚才说‘粉色封闭空间是异象的结果’,‘结果’在这句话中是指‘异象结出的果实’,还是‘异象导致的后果’?”

邹寰:“……”他以一种看傻子的表情看我。

喂,你鄙视我的时候能不能顺便把问题答了?

邹寰:“我说的是导致的后果。”

哦,但从我的经历来看,怎么像是果实呢?

我:“所以过程是, 你找到了传送至烈厄枢纽的器物……”

邹寰更正:“我和关蛟一起行动时找到的,不过是我先拿到,也是我提出要用,关蛟本来的意思是卖出去。”

哦, 之前的说法果然很扭曲。我:“你为了抹黑关蛟还挺尽心。”

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

邹寰:“因为我和关蛟都有机会获得烈厄的控制权, 我不希望你倒向他。”

我:“那么,你们找到了传送器物,使用后被传送到了烈厄的枢纽处,为了获得控制权, 遭遇了一些考验,你们没有通关,反而被困住,并面临危及性命的状况。梁丘虽然没有跟你们一起进去,但以某种方法知道你们的状况,并且她现了以命换命可以救一个人出来,在她现这一点的同一时间,你现了不需要外人牺牲的安脱身的方法。在你将你现的方法告诉关蛟之前,梁丘已经开始了以命换命,你无法再跟关蛟交流,于是自己用你找到的方法脱身。梁丘以命换命的方法是哪里来的?”

邹寰:“在我拿到传送器物时,距离我不远的关蛟找到了一个残卷,我和关蛟用了传送器物,残卷暂交给梁丘拿着。我出来后看到梁丘以命换命的法阵是残卷上的,不过残卷现在是关蛟手上。”

☆、o9oo_满口谎言

残卷啊……这玩意你们就不能验证好了再用吗,老是冒险去亲身试。而且,和传送器物一起找到的残卷,你们居然在使用其中之一时,把另一个交给无关的人拿着?你们就不想想也许在传送落点处需要用到那个残卷呢?

我:“你出来之后现烈厄出现了异象,而那个异象也是获得烈厄控制权试炼的一部分,如果解决或者怎么样了这异象,你就能获得烈厄的控制权。不对,你安出来的方法,就是引异象的原因。也不对……”

邹寰:“别猜了,我可以直接告诉你。当时无论是我还是关蛟,只要能活着从枢纽处脱身,就能获得烈厄控制权。谁先出来谁获得。先出来的人获得控制权后,就能将被困的另一个人救出来。”

我:“所以根本就没有‘你准备告诉关蛟出来方法’这一步。”满口谎言。

邹寰:“有。我出来之后立刻就能将关蛟拉出来并向他解释状况,也就是前后脚的事情,只要梁丘慢一步就够了。”

我:“但是你们没有前后脚出来,因为梁丘的插手,你们是同时出来的,控制权所属依然未定,于是有了加赛,也就是这异象。关蛟知道这异象是加赛吗?”

邹寰:“当然知道。这种程序难道还会偏向谁?”

我:“他知道是加赛,而获得烈厄控制权后他可以利用烈厄来弄死你,他却执着于现在跟你耍小手段?我果然没法相信你。”

邹寰:“随你信不信。我们来谈交易吧。你帮我获得烈厄的控制权,我帮你拿到异象能量。”

我:“异象能量……就是那个粉色封闭空间?”

邹寰:“准确地说是,形成那个空间的源头。那个空间内部封闭,但外部与烈厄枢纽相连,有能量的注入与循环。”

我:“控制权,并不是拥有权。你能使用它,但它并不属于你。即使你成了烈厄的控制者,但是烈厄中的有些东西你依然管不了,比如那些千百年来,从未出现在人们眼前的东西。那个封闭空间及其源头,在你取得控制权后,你也控制不了它们,反而,它们是你的约束。如果我拿走了这些约束,对你控制烈厄会更有利。”

邹寰:“可以这么说,所以我们互惠互利。”

☆、o9o1_拒绝

这时我的灵力已经基本恢复,我对邹寰说:“我拒绝。”

邹寰抬起剑。

我:“没有用的,我的确很可能打不过你,但是我要逃的话,你绝对追不上我。”

邹寰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我:“作为烈厄选中的控制权继承者之一,你有一些便利是吗?比如随时掌握我的位置?”

邹寰没有回答。

我:“我的攻击能力一般,但逃跑和防御能力早就越级了。你如果有把握能完制住我,就不会想方设法地威胁利诱我。”

邹寰:“我的交易对你没有害处。”

我:“很遗憾,我无法信任你。你的大部分话我都已经分不清楚是否是谎言,而分得请的部分我也懒得费神去一一思考。我不会跟我不信任的人合作。”

邹寰:“哪有那么多可信的人,只要对自己有利不就行了吗?就算是你的同门,他们会完不骗你吗?会对你毫无保留吗?”

我:“有些人,我可以把命交给他们,也就无所谓他们有没有欺瞒我;有些人我确定他们对我没有丝毫恶意,所以不在乎他们小节上的欺瞒。你,不属于任何一种。不要扩大概念,不要偷换概念,我跟你之间的信任与否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问题,跟我与其他人的关系、你与其他人的关系,都不能随便套用。”

邹寰似乎有些愣。

哎?我说了什么特别奇怪的话了吗?我说的难道不是普适性的鸡汤段子吗?

邹寰:“扩大概念……你怎么确定是扩大了,而不是重复生?”

☆、o9o2_再戳

等一下啊,我一直把他的时而豪迈、时而土匪、时而阴险、时而虚伪当做伪装、扮演,但如果不是呢?

邹寰的修为高于我,所以我不能很准确地判断他的状态,但是我可以猜一猜:“你是不是陷入了瓶颈?卡在巅峰期多时,始终突破不了金丹的屏障?”

邹寰:“是又如何?”

我再猜:“不顺心就痛骂,遇敌就拔剑,这才是你觉得最舒心的做法吧?”

邹寰:“是啊。”

我:“但是你近来怀疑这种最舒心的做法是错误的。”

邹寰:“……那又怎样?”

我:“可是你从修炼到进入筑基巅峰都是走的直来直往的路子,直到被卡住,你开始怀疑这种路子是错误的,试图改变风格。改变后,你觉得自己真的有所进步,但是依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。”

邹寰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我:“以下是我的个人建议,你听听做参考吧。我觉得你不妨继续按照最舒心的路子走,委曲求就算有一时的进益,也不可能长久。顺其自然。一味任性固然可能前路受挫,但扭曲、压抑也必然不会形成助力。”

邹寰:“小少爷,你以为你知道什么?”

我:“我知道你精分了,你无法准确定位你自己,你模仿你觉得能获得更多收益的人和行为,以图给自己争得更大的利益,但是,你又放不下自己的本性。你理智上压抑你的本性,但当你拿着剑,不去思考得失时,你又会回到本我的状态,并且释放在理智思考时积累下的压抑情绪。”

邹寰不对我的评判点评半个字,他提着剑就朝我砍来。

靠,又戳爆了,这情绪控制能力也忒弱了。

☆、o9o3_持久战

之前我估量过,我打不过邹寰,实际上一动起手来……我就是打不过。

但是,我的闪避能力真的很好。

由于邹寰的御剑度比我快,所以我在不动用器物辅助的前提下,不可能从他手上跑掉,于是我就跟他在不大的范围内周旋。

不管他的攻击力有多强,我只要保证他的攻击主干不会击中我就行了——余波涉及范围比较大,近身战时无法部避开,但我可以直接抵挡防御——这一点我可是久经锻炼,刷了多个秘境的经验值。

一天之后——这疯子整整追砍了我二十四小时,一分钟都没少——邹寰的灵力有些虚了,应该是终于消耗过度,相比之下我对这种闪避类的拖延战经验丰富,还能保证灵力恢复度没有比消耗度低太多。

也就是他猛却快,我持久力好……咳,我是说他总算意识到这样下去砍不死我了,于是收手,惊讶地说:“你还挺耐揍。”

别给自己贴金,你就没实打实地揍到过我。

我:“够了吧?你还要去抢烈厄的控制权,我也要想办法在其他人之前获得异象能量。要打什么时候不能打?非要选时间紧张的现在?”

邹寰咧嘴笑:“现在过了,我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你打,搞不好下次见面就该是你按着我揍了,我还是把握机会的好。抓住当下嘛,爽了再说。”

咦,他的灵力……

邹寰:“算了,跟只兔子似的,乱蹦跶,打得也不痛快。只知道躲,什么玩意,敢不敢正面接我一剑?”

我秒答:“不敢。”

邹寰:“孬货。滚吧,爷放你一马。”

你敢不敢把气喘匀了再说这话?正面打我是打不过你,但我完可以先把你耗红血了然后一剑收割。你以为打架只靠蛮力吗,那我们干脆直接比修为,低的就自杀好不好?神经。

作者有话要说:放从上次感谢之后到现在的感谢名单(=_=)

霸王票(2o17-o1-23 18:o2:15 到 2o17-o1-28 18:55:23)

火箭炮:夏目斑、洵、猫团子

手榴弹:想要养一只小阿峤

地雷:夏目斑、镜子(x2)、萧轶、小流君、在下只是路过、銀杏、易水寒、陛下曰:、鹦鹉螺、清荷、a11iana、不晓春眠、茶咖啡

营养液(2o17-o1-2o 1o:32:3o 到 2o17-o1-29 12:29:o2)

(x83)、任由漂泊(x6o)、在下只是路过(x5o)、o(x5o)、闲闲~(x3o)、往事如烟慢慢浮现(x3o)、明月心无痕(x3o)、君曲舜(x3o)、镜子(x3o)、柚怜(x28)、漫生(x28)、有琴闻樱(x25)、觖渺萼~茗(x25)、愚不如鱼(x2o)、夏目斑(x2o)、路湘君(x2o)、冷星(x2o)、兰花(x2o)、困(x2o)、二次函数(x2o)、小椅摇呀摇(x15)、斑斑马(x15)、罗十八╭(~▽~)╮(x1o)、灵灵(x1o)、懒丫头(x1o)、茶咖啡(x1o)、zoe茶茶(x1o)、1i1i(x1o)、1eifeixuan(x1o)、水为霜(x5)、清荷(x5)、青青(x5)、(x5)、叶逗儿(x4)、喵啊(x4)、双叶菲(x3)、风轻衣(x3)、洞若观惑(x3)、帝宁渊(x3)、子鱼(x2)、飞戈(x2)、鹦鹉螺、燕子、围观、上善若水、暮家小生、梅妹妹妹、老屋新竹、焦油、华华猪求治愈、和平号舰长、郭星星、一只喵~

附注1:(x1)省略,即名字后没跟数字的投雷或营养液数为1。

附注2:营养液的第一个(x83),我在后台看到的是:读者“”,灌溉营养液。也就是读者名那个位置是空的,不知道是读者名本身为空,还是把读者名给抽掉了。

附注3:如果有重名的,算的时候就算到一起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