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鲍之交分拣中心入口

   “殿下对姑娘有情有义,怎么会跟卫欢成婚?你是何处听到的消息?只怕是谣传吧?”这次,就连秋香也忍不住问道。

   花心静静地盯着阿周,等他说自己也不确定,可是阿周没有如她所愿,而是扯起唇角,露出一排洁白如雪的牙齿,朗笑道,“此事是我从四皇子那里听到的,四皇子前不久还让我替他办事,由此我才能从汉州来了此地,原本是想干掉南吟泓,可他却让我护送你去国外。”

   四皇子?难道四皇子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吗?

   “你不用怀疑,此事便是苓贵妃向皇帝提出来的,皇帝已经因为四皇子做的事情不高兴了,这时候若能将卫臣相的嫡女卫欢嫁给南吟泓,那相当于是双方化干戈为玉帛,这也是四皇子想要让太子放他一马。”阿周说的头头是道。

   花心知道,南吟泓对卫欢的态度一直是很友善的,如果皇帝真的有意,南吟泓说不定真的……

   “不会的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,花心竟然脱口否认。

   阿周轻笑着摇头,“其实你心里很清楚,现在的这个皇帝很喜欢平衡之道,他并不想树立一个真正的储君,而是要让双方斗得你死我活,自己的江山才能更加稳固罢了,至于哪个儿子做皇帝,他大概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吧?”

   阿周说得没错,她的确深知这一点,正因为知道这一点,所以她更加相信阿周所说的话。

   就算四皇子犯下弥天大错,但只要不伤害到皇帝的根本地位,皇帝是不会把四皇子怎么样的,就像皇帝对太子一样,他只是将太子的臂膀南吟泓一再打压,可人家太子却好好的,就算被禁足,但也不会危及生命安全的。

   皇帝如果一旦将四皇子彻底打死,那就等于是彻底地倾向于太子一方,皇帝绝不会允许一家独大的事情发生,所以只能选择和稀泥,只要南吟泓妥协了,那皇帝就会开心了。

   南吟泓不会不知道皇帝的心思,说不定为了平息自己的事情,或是为了让太子的地位更加稳固,真的会答应这门亲事……

   阿周见花心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,随手放下车帘,“我说过了,南吟泓没你想得那么简单,你这样将真心给了他,不是明智之举。”

   爱动物的小女仆

   虽然阿周的话语中间满是醋意,但是花心此刻心事凝重,并没有听出来。

   阿周望着天边越去越远的一朵白云,轻轻呼出一口浊气,等去了蒙古,希望一切都可以尘埃落定,如果花心能够放下南吟泓,他也愿意一直陪着她看草原上的牛羊,感受草原上的风。

   车内的花心浑然不觉,她胡思乱想着南吟泓的事情,甚至南吟泓和卫欢成亲的场面已经就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一样,无论如何也是笑不出来了。

   为什么会这样呢,一直以来,她都只是想静静地生活而已,就算没有男人,她只要能够用心地奋斗,自己的生活也可以有滋有味,但南吟泓出现了,他让她有了一丝可以得到幸福的希望,可现在又被一盆子凉水彻底浇灭了。

   她是罪犯,只要现在这个皇帝不死,那她就永远没有办法光明正大地生活,只能躲在阴影底下,更没有办法搅黄了这场婚事,如果真的让南吟泓和卫欢成婚了,卫欢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吗?

   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!

   花心握紧拳头,她眼眸聚精会神地看向前方,好像是草原上正准备捕猎的狮子,面对猎物分外专注。

   “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。”花心淡淡地说道。

   一直以来,自己都是被动的,不论是从刚穿越时候的被逃婚,被判了杀头,还是后来被送进了南吟泓的府中,或者是如今被送往蒙古,这一桩桩一件件,她就像是木偶人一样被人操控着,没有自己的主观意愿,没有一点儿存在感。

   可能正是因为自己一味地退让,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被动的局面吧,她不能一直这样下去,她是一个人,又不是一件东西,被安排得明明白白!

   “你想如何?”阿周讽刺地声音传来。

   花心没有回答,但是虽然没有回答阿周的问题,可心里却笃定了自己将要做的事情,即便可能即将要做的这件事会被南吟泓误会,会被天下人觉得自己就是妖女,但她一定会做。

   “阿周,你说说四皇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?”花心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   靠着车壁,闭上眼睛假寐,听到车外的阿周说道,“四皇子与皇帝年轻时候长得很像,也因为这样,被皇帝喜爱,可他是苓贵妃生的,算起来是庶子,即便是现在太子被废了,接下来入主东宫的人选也不会是他,是以四皇子内心非常自卑,也因为自卑,而又一种野心,这样的野心让皇帝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,但同样被皇帝所忌惮。”

   “与南吟泓比,四皇子可有过人的智商?”花心浑不在意阿周所说的四皇子的内心,她径直问道。

   半晌,阿周不解地问道,“智,商?为何物?”

   “我想知道,与南吟泓比,四皇子可有过人的智谋?有没有像南吟泓那么聪明?”花心苦笑着解释道。

   阿周听懂了花心口中的“智商”后,这才应道,“与南吟泓想必,这位四皇子的谋略也算是可圈可点,但在我看来,可能还差些火候。”

   那就是不如南吟泓那么出类拔萃了。

   “若四皇子能够托生到皇后的肚子里,恐怕也就不会有太子什么事了。”阿周感慨道。

   看来,这个四皇子也不是一个只靠自己的母亲和舅舅的人了,论起亲疏远近,四皇子反倒比南吟泓跟自己更加亲近呢,好歹这个四皇子算是自己的表哥。

   深吸一口气,花心身体稍稍前倾,隔着车帘向车外的阿周低低问道,“你知道,如何与四皇子联系吧?”

   “姑娘!”秋香被花心下了一跳,惊叫道。

   阿周诧异,他掀开车帘看向花心,此时的花心已经重新靠在了车壁上,一副惬意疏懒的模样,好不悠闲。

   “你,要跟……”阿周是真的不明白,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些无厘头。

   。m.